當前位置:首頁 > 公司動態
數字經濟時代,數據治理該不該立法
  • 發表時間:2019-12-16 點擊數:20
  • 來源:未知

互聯網對社會生活的全面滲透以及信息通訊技術的飛速發展,使得中國民眾快速步入數字化生存的時代。數字化生存必然催生數字經濟的爆炸性發展,并由此帶來社會生活以及經濟交往效率飛躍式的提升??梢灶A見,包括中國在內的世界主要經濟體,將迎來數字經濟的歷史性發展機遇。

但也需要注意,數字經濟的發展往往會帶來熊彼特意義上的“創造性破壞”效應。新的技術和商業模式對傳統商業模式的顛覆性創新,導致傳統業態面臨自我改變困局,利益格局重新洗牌,由此引發激烈博弈甚至是對抗。

傳統的利益群體,往往會訴諸穩定、安全、公平之類的名義,呼吁通過立法對新技術和新的商業模式強化管制,以此來維護自己的利益。執法也面臨類似問題。如果針對互聯網領域的新現象,執法理念陳舊、思維僵化、機械執法,其危害并不比不恰當的立法來得小。舉例來說,目前對住房分享、網約車等分享經濟業態多屬于以舊框架處理新問題。雖然管理的出發點可能是好的,但卻似削足適履,事實上嚴重影響數字經濟領域新商業模式的拓展。

因此必須旗幟鮮明地主張,在數字經濟領域的立法必須審慎。這里所謂的審慎,包括以下幾個方面的內容。

首先,對數字經濟領域的有關事項是否需要立法,立法者對所涉及的社會現象是否有充分的了解,對擬議中的立法將對社會生活、對產業界、對經濟效率等方面產生的系統性后果是否有深入的研究,都必須有清醒的認識。否則率爾操觚,草率立法,不但不能達到有效解決問題的目的,反而會制造許多問題。

在這一方面,數字經濟領域的立法尤其需要慎重。由于技術以及商業模式的快速發展和迭代,立法者有限的知識,在這個領域往往不能充分預見未來的情況,也很難評估立法可能產生的系統性后果。在這種情況下,妥當的方法就是審慎行事,而不要過于冒進。

舉例來說,現在數據治理、數據權益、網絡安全、算法規制等等,都是民眾和學者熱議的話題。很多人都感覺規則缺失,因此建議加強立法。但問題是,既有的知識積累以及研究的深度,似乎都遠沒有達到足以支撐一個良善立法的程度。中國的互聯網產業的長遠健康發展,究竟在何種程度上與這些問題的解決聯系在一起,似乎也都沒有深入研究。在這種情況下,草率的立法,不可能期待會產生正面的效果。

其次,所謂審慎,也并非意味著完全放棄制定規范。需要特別強調的是,法律只是社會規范的一種特定的形態。除了法律之外,也完全可以有其他形態的規范來調整數字經濟領域的事項。國家標準、行業公約、最佳實踐、技術指南等,都可以起到規范的作用。這些規范形態,相對于效力形態比較剛性的法律而言,具有軟法的特征。比如,2018年5月1日制定的作為推薦性國家標準的《個人信息安全規范》,就是這種類型的規范。如果我們對中國目前情況下應該如何制定個人信息保護的法律沒有足夠的把握,那么這個規范也可以起到一定的作用。

一般而言,對于數字經濟領域事項的規范調整,軟法規范具有較大的適用空間。因為軟法規范在調整上更加靈活,一旦發現規則脫離實際,要調整起來更加快捷方便。另外軟法的效力形態決定了其貫徹實施更多地依賴相關規范的內在合理性,而非國家強制力,軟法的實施更多地依賴于相關主體的內在認同而非行政部門的強制處罰的威脅。從這些角度看,軟法規范更多地具有回應性的特征,而非單方強制性色彩。在數字經濟領域更多地運用這種規范模式,而減少訴諸剛性的法律規則,也是審慎態度的一種體現。

第三,即使要制定嚴格意義上的法律,審慎的態度也意味著在立法過程中,更多地采取一種開放式的立法態度,更多地聽取和吸收各方的意見,尤其是注意尊重和吸收不同的意見,對于沒有把握的問題,在立法上最好不給出剛性的規則,留待未來進一步的發展。甚至可以通過立法技術的應用,有意為未來的法律規則留出足夠的空間,確保法律的彈性。通過這些方法,盡量避免不合適的立法成為數字經濟發展的桎梏。

立法上要審慎,執法上則需要特別強調包容的原則。所謂包容,首先意味著執法者對于新技術和新模式需要以一種倡導、鼓勵的執法理念去引導執法,而非簡單地貼上一個傳統的標簽,然后簡單粗暴地去適用舊的管理手段。數字經濟領域每天都在涌現很多新技術、新現象、新模式,這都要求執法者本著開放的心態,去理解掌握和認知,對其采取一種實事求是的態度,來判斷是非曲直,進而采取妥當的管理措施。

執法層面上的包容還意味著在執法機制上以一種容錯的心態去處理相關的問題。數字經濟領域的市場主體在探索各種新技術和商業模式過程中,難免在政策掌握和把握上出現偏差。在這種情況下,執法層面上的包容,意味著執法應該更多地以引導市場主體走向合規以及妥當的商業模式方法為主要導向,而非動不動就罰款,為了執法而執法。

在這一方面,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的執法理念非常值得借鑒。對于首次違規的企業,往往以教育整改引導為主,而非直接開罰單。中國目前市場監管領域強調“放管服”有機統一,其實也體現了執法理念上的包容性的要求。之所以強調這一點,主要是因為數字經濟是一個前所未有的、創造性的新領域。我們必須以各種方式鼓勵創新,從執法層面上,為創新者提供一個較為友好寬松的制度環境和執法環境至關重要。

數字經濟需要規范,數字經濟也需要執法。但是立法并非萬能良藥,不當的立法也可能會適得其反。數字經濟當然需要適當的監管,但并非執法越嚴苛越好。審慎、包容應該成為數字經濟領域立法與執法的指導思想。

280组选的关系 重庆快乐十分最快开奖一定牛 幸运农场怎么玩才能稳赚 幸运赛车公式图 牛达人配资 七星彩预测技巧 好彩1玩法技巧 浙浙江20选5走势图 上交所股票期权交易 熟客温州麻将下载安装 82家合法现货交易所名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