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公司動態
理上網來 |喚醒“沉睡數據”的治理效能
  • 發表時間:2019-12-06 點擊數:16
  • 來源:未知

        十九屆四中全會提出:“建立健全運用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技術手段進行行政管理的制度規則。推進數字政府建設,加強數據有序共享,依法保護個人信息。”

習近平總書記也多次指出:“要以信息化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要運用大數據提升國家治理現代化水平。要建立健全大數據輔助科學決策和社會治理的機制,推進政府管理和社會治理模式創新,實現政府決策科學化、社會治理精準化、公共服務高效化。”

只有結合實際場景,讓數據“跑起來”,隨事而動、隨時而動、隨人而動,才能避免政務數據“束之高閣”、淪為存儲負擔,并充分發揮其在深化“放管服”改革、優化營商環境方面的重要作用,為打造數字政府提供堅實的數據支撐。

NO.1|

當前,不少地方政府部門在政務運作中積累了各式各樣的數據資源。然而,政府在有效使用政務數據方面仍存在短板,致使海量政務數據難以轉化為治理效能,甚至異化為沉重的存儲負擔。

政府相關管理機制缺位。從政府管理機制的作用、過程、效果等維度綜合來看,大致可將與政務數據治理效能相關的機制分為三類:保障型機制、動力型機制與約束型機制。

在提升政務數據治理效能的過程中,這三類機制分別針對“是否能夠”“是否主動”與“是否合理”等問題而發揮著不同的作用,為促進政務數據“進得來”“做得了”“出得去”提供一定的條件,同時也為提升數據治理效能提供了必要的支撐。

但是,從實際情況來看,這些機制還不夠扎實,還需加緊建設。如果這些機制持續缺位,會加劇政務數據條塊分割的現狀,無法釋放治理潛能。

政府資源配置不合理。首先是人力資源的錯配。一些部門為了應付數據管理需要,安排非數據管理專業人員從事數據管理工作,導致工作效果欠佳,而真正的數據專業人才也面臨激勵難題。

其次是不合理的財務資源配置。一些地方政府已經擁有了先進的硬件,卻沿襲了落后的軟件配套、數據分析工具和應用開發等手段,且長時間不進行軟件迭代、更新和補充,導致數據處理功能單一、過時,數據“失真”甚至“失效”。

最后是財政制度僵化,績效管理滯后。不少地方的數據管理部門依然遵循著舊有的財政管理辦法,“一刀切”等不合理情況依然存在。

組織資源配置不科學。2018年下半年起,全國多地政府都設置了政府數據管理機構。盡管這些數據管理機構已經掛牌成立,但影響力和指導能力較為有限。比如,某市工信委所指導的大數據局雖是本市政府直屬機構,但它的資源調配能力和事務協調能力則可能比不上作為政府組成部門的其他機構。

事實上,每個部門都有獨特的數據管理辦法,以現有的行政架構和職能規定,是否能有助于建立有效的數據管理規則,使部門之間的數據通道暢通?這是這些新機構普遍面臨的問題。

數據運營欠缺。首先,政務數據平臺常處于“重建設、輕運營”的狀態。與商業大數據的運營有所不同,政務數據常常在數據處理階段以后,缺少必要的手段、場景和條件讓數據流轉,導致不少數據被束之高閣。即使有關部門收集到了準確的原始數據,也會因數據“存而不用”,逐漸喪失時效性、一致性和精準性。

其次,政務數據資源“積累多、場景少”。在數據管理部門中,常常能聽到這樣的聲音:我們部門手上有很多數據,不是不想用,而是不知道怎樣用才合適。這種無奈的聲音反映出,數據使用的問題本質,可能不在于是否能夠獲得某項數據,而在于是否能將數據與使用需求相匹配,以及是否能在合適的場景中使用數據。

最后,政務數據運營缺乏統籌,無法賦能。從一些地方政務數據管理部門的運行條件來看,民政、人社和公安等部門的數據體系是從國家到區縣的垂直狀,較少與其他體系的數據發生交換。而教育、衛健、發改等部門的數據體系則與之相反,需要倚仗各市與各區縣部門分別建立的數據系統來提升工作效率。由于數據體系的形態各異,數據運營也較為分散,且絕大多數的政務數據的收集與應用屬兩套系統,甚至歸為兩個以上不同的部門。

NO.2|

為了破解政務數據“難用”的痛點,使數據向著“隨事而動、隨時而動、隨人而動”的方向發展,可以從以下幾個方面進行改革。

構建內外數據“再生產”平臺。

政府應投入相應的數據管理專業人才和必要的財政支持,形成一個綜合性的專業數據治理機構,開展數據“再生產”工作。

內部“再生產”平臺,要以“線上+線下”的復合形式對數據進行反復查驗,旨在為數據提供“二次確認”的機會,著重提升數據的一致性、準確性、時效性,避免“問題數據”回流。

外部“再生產”平臺,要將政務數據、互聯網數據和其他社會數據等不同來源和性質的數據進行收集,結合社會當下狀態分析數據應用條件和具體需求,對所需要解決的問題要點與性質進行分析判斷,并促進數據靶向提取與加工,推動數據驅動下的多部門協同目的。

對應數據管理流程,持續完善數據管理機制。

從數據收集環節開始,相關部門應當明確具體的辦法,保障數據來源能真實、完整、可靠。此外,政府應當保證不同部門之間的數據儲存協議一致,查驗和分析的技術手段、溝通方式和管理辦法能夠互通,并保證數據接口能合理開放,為數據打通、提高數據利用率提供前提條件。

在數據查驗階段,至少應當進一步加強數據清洗等工具的使用,注意留存必要的數據細節,避免數據喪失“活力”。同時,政府需要持續優化數據管理相關算法,使數據分析擁有先進、科學、有效的工具。

結合實際場景,強化數據運營。

政府應當引導樹立數據運營理念,要認識到只有通過專門的機構或平臺,根據數據使用場景,對數據進行合理運營,才能生產出有效、可靠的數據資源,以支撐政府用數據開展政務服務與社會治理等工作。

政府應當加強各地負責數據管理的局委辦機構的抓手作用,并結合不同業務部門所面臨的實際數據使用場景特點,協調統籌各個政務部門的數據運營目的、思路、手段以及數據交換機制等,避免多頭運營。

政府在數據運營的過程中,應建立人員、物體、時間、空間等數據化關聯關系,以此打通部門之間數據協同共享,提高數據一致性與關聯性。在這一過程中,政府也需要注重數據流動的充分程度,考慮制定能客觀反映不同種類數據的流動性與時效性標準,從實際要求倒逼數據質量與可用程度的提升,建設高質量的“數字政府”。

280组选的关系